手机:13787917999
微信:13787917999
电话:0743-3500138
传真:0743-3500700
Q Q:1556157154
地址:凤凰临江129号 皇冠大酒店
 
最新阅读: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教育信息:2016年《寂寨》首部苗族非遗保护微电

作者:杨爱民 来源:凤凰古城第一家写生基地
教育信息:2016年《寂寨》首部苗族非遗保护微电影全网首播
一直不清楚,苗族的歌曲为何是如泣如诉,总是有满腔的哀伤……后来读了百苗图,读了苗族历史,明白些许……很期待这部电影,让更多人了解湘西,也是为何我们很努力的把湘西的非遗融入到产品的原因……《寂寨》中,在外打工的苗家姑娘梅香因为阿公的病情匆匆赶回苗寨,当打开阿公珍藏的木匣,一本本承载“三苗”、“九黎”的古苗歌谱让她明白了阿公最后的愿望。在阿公去世后,梅香坚守在苗寨,将苗家文化接过来,将苗歌唱下去。苗族微电影《寂寨》由花垣籍导演彭景泉执导,讲述了一位苗家姑娘远离村寨去到大城市谋生,最终因为对家乡及爷爷的思念,回到家乡,跟随爷爷学习学唱苗歌。在爷爷去世后,坚守在苗寨,将苗歌传承下去的动人故事。电影在花垣县乡村实地取景,剧中人物语言采用纯苗语,整部剧的演员来自花垣普通群众。影片以现代影视元素艺术地反映了随着时代发展,民族传统文化逐渐式微的现实境况,充满了深切的人文关怀和艺术感染力。《寂寨》背后的故事,故事原型竟是“湘西百灵鸟 ”———吴庭翠这个故事到底是虚构的呢,还是现实中真有其事?首映式上,导演彭景泉给我们揭开了谜底。原来,故事原型竟是有着“湘西百灵鸟”之称的苗家阿妹———吴庭翠。2011年,彭景泉为了拍摄一部与苗歌传承有关的民族题材电影,深入湘西腹地寻找一位年轻的苗族女歌手。原以为在一个苗族人口占全境人口40%的湘西找一个会唱苗歌的姑娘不是什么难事,但事实却不那么简单。彭景泉在吉首、凤凰、花垣等几个典型的苗族县四处寻访,爬山梁、过河津,穿村寨,却一无所获。渐渐地,他发现一个令人焦虑的现象:在这些苗族地区,30岁以下的年轻人会唱苗歌的已非常稀有!几经曲折,彭景泉找到了一位叫吴庭翠的苗族姑娘。吴庭翠一连为他唱了七八首苗歌,有沉郁庄重的《古歌》,欢乐舒广的《劳作歌》,缠绵柔情的《坐夜曲》,调皮诡谲《骂人歌》等等。每一首歌都如闻天籁,沁人肺腑……彭景泉被吴庭翠的歌声震撼了。一打听,吴庭翠本是吉首市社塘坡乡三叉坪村人,为家庭生计,刚刚20来岁的她不得不在外打工。吴庭翠的苗歌从她爷爷那里学得。爷爷不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苗族长者,还是一位优秀的苗歌手。爷爷年事已高,村里的青壮年劳动力几乎都外出打工,爷爷满肚子苗歌无人传承。为此,老人心急如焚,开始暗中选择苗歌继承人。通过认真观察、试练,他选中了心灵善良,领悟力强且有歌唱天赋的孙女吴庭翠。但翠翠为了养家,外出打工。老人只好在家中等待,一等等了三年,老人已到了风烛残年,不能再等了!于是,他一遍遍呼唤孙女翠翠回来授歌……这个现实中的真实故事,便成了《寂寨》中的故事原型。男一号“爷爷”风波不断,影片《寂寨》中的男主角是一位即将离世的老爷爷,男一号的扮演者是一位叫吴正寿的老人。吴正寿,今年70岁,是花垣县排碧乡板栗村村民。剧中,吴正寿以沧桑的形象,丰富的表情,演绎了一个忧心民族文化传承“断纤”的老人。吴正寿通过本色的表演展现主人公复杂的内心世界,可谓入木三分。彭景泉导演夸赞他的表演甚至达到了专业水平。然而,电影拍摄过程中,这位男一号可谓是风波不断。苗家人重生死,特别是农村老人对“死”十分忌讳。《寂寨》拍摄时,临近年关。大过年的,叫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去演一个死人,谁愿意?为此,导演彭景泉可谓是煞费苦心。吴正寿回忆,当时,在确认男一号的时候,多次考察,彭景泉确定要吴正寿出演。起初,吴正寿对这个角色有抵触。彭景泉就反复做思想工作。“电影电视上经常演一个人是另一个人他爹,他莫真成他爹了?叫你演一个死人,你就会真死?”为了让吴正寿出演这个角色,彭景泉三顾茅庐,口水都说干了。从影片拍摄是为了民族文化传承这样的大道理,说到为村里旅游发展做贡献这样的小道理。甚至,彭景泉还把乡党委书记和乡长都请到吴正寿家里一起做思想工作。最终,吴正寿答应出演,条件是不要让老伴知道,他怕老伴生气。果然,电影一开演,远亲近邻们对他出演这样一个角色开始“说三道四”。吴正寿为此承受了不小压力。不仅仅是压力,演出过程中,这位年老的男一号还差点出了意外。影片中有一个“爷爷”最后落气死去的特写镜头,导演为了追求效果,要吴正寿屏住呼吸。因为屏住呼吸时间过长,老人家差点休克。导演见吴正寿面色突变,赶紧叫停,才避免意外发生。正月初八,影片在板栗村举行试映仪式,整个村庄为之沸腾。村民们为这部影片深深感动,为吴正寿的精彩演出一片叫好,以前说三道四的那些人也理解他了,他还拥有了不少“粉丝”。板栗村成了乡村游“热词”《寂寨》上映后,观众们被影片中优美的自然风光,淳朴的民俗风情所迷倒。影片的取景拍摄地———花垣县排碧乡板栗村也因此成为大家口中的热词,看完影片后,大伙都说,“有空一定要到这个村里玩一趟”。其实,对于导演彭景泉来说,影片取景地非常关键,也经过了严格挑选,最终确定为板栗村,一点也不意外。板栗村因村里的板栗树多而得名,该村是一个纯苗族聚居村,苗族文化丰厚且原生态,村里,人人会说苗语,个个能唱苗歌。当你走进板栗村时,漫山遍野的板栗树就会跃入眼前,从山上俯瞰全村,一排排瓦房错落有致,一栋栋吊脚木楼穿插其间。沿着村里的石板小路走进古老的四合院,精心雕刻的窗花还依稀残留着往日大户人家繁华的痕迹……影片拍摄期间,通过各种传播途径,板栗村开始慢慢火起来了,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来到这里,对这个苗族村寨赞不绝口,首映式上,村里63岁的石树连笑着说,她在电影中也出演了一个角色,对此,她非常开心,村里大多人都当了演员,都非常开心。当然,大伙开心的不仅仅是自己当了演员,更是这部电影实实在在拍得好,给村里带来了知名度,村里以后要朝着乡村旅游方向发展,以后,大伙的日子会越来越红火。首映式结束,随后,花垣县举办了《寂寨》的研讨会,州县专家在研讨会上畅所欲言,当然,大家的话题更多是沉重。专家们用“痛心”、“揪心”、“忧心”概括了对这部影片的整体观感。的确,影片的上映再次把一个沉重的话题置于公众视野———民族文化的传承。“影片中有一个苗族姑娘荡秋千的镜头,苗族荡秋千是很讲究技巧的,只是拍摄的时候,我们发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人会这玩意了。”“我拍这部影片的目的就是要唤醒这片土地的上人们特别是我们的政府,一定要花大力、下大决心来关注、保护我们的民族之魂。”影片拍摄过程中,彭景泉导演多次感叹,现在民族文化的传承真的是大问题。今年69岁的苗族古歌歌手石山东参与了《寂寨》拍摄的整个过程。他说,开始演这部电影,没感觉。如今,片子拍好了,看一遍,哭一遍,和剧中的爷爷的一样,作为一名苗族古歌传承人,对目前民族文化没人传承的现实,他感到锥心之痛。石金良、施群霞、龙文芬是《寂寨》中的年轻演员,作为80后一代,三位年轻人坦诚,不少苗族的传统文化,在他们身上已经失传了。以前,觉得这没什么要紧,亲自演了这部电影,特别受到彭导演的“感染”后,他们觉得很“羞愧”,今后,他们将有意识地将这些东西“捡回来”。3月15日的吉首德夯,烟雨蒙蒙,仿若人间仙境。上午大型民俗表演结束后,著名词曲作家何沐阳和一些本土音乐人纷纷拿出摄像机、手机、录音笔等,并将其对准了一个身着苗服的导游,为的是录下她的歌声。他们一遍遍地请她唱不同风格的苗歌,唱完后直说:“不错!”、“这个好!”,并请她用汉语讲出歌词。只见,女子二十出头,一张圆圆的脸,随时保持着甜美的笑容;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透明,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整个一个妙龄女孩的美好。随着她的开唱,灵动如泉的歌声随即飘出,那人、那歌与那境融为一体。唱歌的女孩,叫吴庭翠,是我州年轻的苗歌手———目前,我州但凡能唱苗歌且唱得不错的大多是50岁以上的人了,年轻的吴庭翠弥足珍贵。而在随后的接触和了解中,记者发现,这个女孩并不是只会唱几首苗歌那么简单,她对苗歌、对苗族文化有着深深的热爱,对艺术有着执著的追求……放弃打工回乡学苗鼓,吴庭翠出生在吉首市社塘坡乡三叉坪村。那里是一个纯苗村落,经济落后。儿时,拥有一套漂亮的苗族服装、一套漂亮的银饰,然后穿戴着它们,漂漂亮亮地到附近德夯去看热闹一直是她的梦想———那里时常举办各种苗族文化活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初中毕业后,吴庭翠就外出打工。流水线上的生活单调而枯燥,闲暇时,吴庭翠就唱唱歌。她的歌声打动了很多工友,大家都夸她的歌唱得好。一年后,婶娘的到来,让吴庭翠的人生发生了改变。那天婶娘来打工时,从家乡带了两本碟子,内容是德夯搞活动一群人穿着苗服打苗鼓的欢乐场面。欢乐的苗鼓,特别是那些漂亮的苗服,让这个花季中的少女觉得漂亮极了,早前就有的那个梦在她的心中再次复苏。为此,她毅然辞工回到家乡学打苗鼓,强烈地想去德夯。然而学苗鼓的路途并不一帆风顺。回乡后,迫于生计,吴庭翠先在吉首市当服务员。稍稍站稳脚跟后,她才前往第二代鼓王石顺民处学打苗鼓。吴庭翠会说苗话,但对于打苗鼓没有任何功底。为了跳好舞,她压腿压得腿脚抽筋,半个月后才好转。孤独寂寞苗歌路,苦心人天不负。不久,吴庭翠学会了打苗鼓。石顺民见小姑娘肯吃苦,悟性高,再加上爱唱歌、嗓音好,就决定教她唱苗歌。苗歌是苗族祖先在长期的劳动和生活中,创造出来的灿烂文化,寄托着苗族人民的情感和思想。能歌善舞的苗族人无一日不歌,无一日不舞。但是,苗歌有其独特性,首先,它是靠苗语相传的,学唱者除嗓音条件外,必须会苗语,而且是打心里喜欢。现今,年轻一代都在唱流行歌曲,你唱苗歌别人不爱听也听不懂;都往热闹的大都市挤,那里好玩又热闹,躲进深山老林学苗歌,孤独与寂寞绝对是前行的拦路虎。学唱苗歌以来,就是凭着那份对苗歌的热爱,当同龄人下班休息时,她在唱苗歌;别人玩耍嬉戏时,她同样在学唱苗歌。有时就是她一个人,对着一台电视机、一台影碟机,跟着歌碟学,自己唱来自己赏。再者,苗歌无音符、无曲谱,仅靠口口相传。今天,你向这位老师学时,她是这样唱的;明天你遇到另外一位老师,她又是那样唱的,没有人告诉你哪个唱得更好、哪种唱法是对的,你得自己把握方向,这与现代的专业唱法明显不同。此外,苗歌就那两个调那几个旋律,全凭自由发挥———演唱者心情不同、气息不同、身处的环境不同,唱出的感觉不同,甚至苗语口音不同,感觉就不同,要全面学习把握苗歌并不容易。为此,吴庭翠又向湘西苗族苗歌歌王吴腊保和石七姐等人学习,为的是将苗歌唱得“更地道”。这些矛盾随着她学习的不断深入,开始集中凸现。她发现,在跟不同老师学习后,特别是在进行现代专业发声训练后,自己唱歌时的确轻松些,但就是没有了那种原汁原味的感觉。为此,性格开朗、时常有说有笑的她,一段时间里,甚至不敢开口唱歌了,人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如此一个月后,她才走出了那个怪圈———她要唱地道的苗歌,用原生态的方式。边城“最汝翠翠”2009年花垣边城举办的一场苗歌大奖赛,吴庭翠迎来了她人生的又一重大转折。当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弘扬苗族文化,振奋民族精神,州委、州政府、省文化厅、省民委决定在花垣县举办“2009’中国·湖南(花垣)首届苗族文化艺术节暨全国蚩尤文化研讨会”,并在节会期间举办“中国·湖南(花垣)首届苗歌节暨‘边城杯’。
.
地址:凤凰古城临江129号_皇冠大酒店 网站地图
www.fhxs01.com 湘ICP备14018602号-1
QQ:1556157154
.